九川

已忘初心,想找回来

【凹凸学院】罪人塔(10)

有原创人物,有私设。
tag只打出现的cp(同框未牵涉感情线就不打)及目前剧情主要人物
目前cp卡埃,雷安,凯柠

正文如下:

  有紫堂幻带着,金很准时地来到了集会大厅。
  
  此时不少人都已经到了,金东张西望很快看到了坐在月刃上的凯莉。
  
  “凯莉!”金打招呼,“安莉洁呢?”
  
  凯莉看向他,摊手,“我们又不是一路的,她去哪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紫堂幻疑惑地问。
  
  “是一起来又怎么样?这地方这么大,我们又没有必要站在一起。”凯莉抱胸,冷冷地回答。
  
  “呃……”金和紫堂幻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凯莉,”安莉洁的声音适时响起,“柠檬汁,早上也有卖的。”安莉洁抱着四盒柠檬汁,把其中一盒递给凯莉。
  
  “我不要。” 凯莉看向另一边。
  
  “诶,四盒,安莉洁,我们也有份吗?”金看着安莉洁抱着的柠檬汁问。
  
  “嗯,这是你们的。”安莉洁分给金和紫堂幻。
  
  “谢谢。”紫堂幻微笑着道谢。
  
  “谢谢安莉洁。”金接过,插上吸管,喝了一口,表情凝固了。
  
  “味道怎么样?”凯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好酸。”金努力咽下去说道,面部表情有几分扭曲。
  
  紫堂幻看了看金,又看了看面无表情喝着柠檬汁的安莉洁,把柠檬汁还给了安莉洁,“谢谢了,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
  
  安莉洁抱着两盒没送出去的柠檬汁,问两人,“你们真的不喝吗?”
  
  “不。”两人异口同声地拒绝。
  
  “好吧。”安莉洁把柠檬汁塞进包里。
  
  金哆嗦地把剩下的柠檬汁一口气喝完,完了说“好酸好酸。”
  
  “给你。”凯莉丢给金一颗糖。
  
  “谢谢凯莉。”金扬起大大的笑脸。
  
  “哼,用不着,反正那糖也不好吃。”凯莉重新拿出一根棒棒糖放进嘴里。
  
  紫堂幻悄悄看看凯莉的表情,被凯莉发现瞪了一眼。
  
  紫堂幻讪笑一声,收回视线。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安莉洁问道。
  
  “啊,凯莉刚才说你们不是一路的,你们不是朋友吗?”金含着草莓味的糖果,语气也带了一丝丝糖味。
  
  “唔……对啊,我去买柠檬汁了,凯莉就待在这里的啊。”安莉洁手指放在了嘴边,缓缓说道。
  
  “凯莉你是这个意思的吗?”金觉得凯莉刚才决不是这么理解一路的吧。
  
  凯莉耸肩,不做回答。
  
  操控着月刃飞得更高了一点,她发现大厅里好像发生了些有趣的事情。
  
  “那边好像有好玩的,要不要过去看看?”凯莉建议道,不等其他人回答,径自操控着月刃飞了过去。
  
  “诶诶,等等我们。”金招手,凯莉半点都没有慢下来,只是做了个跟上的手势,“紫堂,安莉洁,我们也过去吧。”
  
  “嗯。”安莉洁听话地跑起来,紫堂幻却拉住金,“等等金……”
  
  “啊,等什么,她们都走远了。”金疑惑道。
  
  “凯莉这个人……我觉得她不太可信,你要知道,在凹凸学院是允许学员之间自相残杀的,我们……还是不要离她们太近了吧。”紫堂幻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些讲给金听听。
  
  金更是一头雾水了,“你说什么啊,紫堂,凯莉她们是我们的朋友啊,朋友之间怎么会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呢。”
  
  “可我们今天才认识她们,你了解她们吗?凯莉的作风完全就不太像是一个好人,安莉洁这个人也是莫名其妙的,还有她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哪里像是朋友了。”紫堂幻越说越激动,到后来语速翻了个倍。
  
  金摸摸头,“我们也是昨天才见的啊。”
  
  “那不一样!”紫堂幻猛地抓住金的手。
  
  金看了一眼,“有什么不一样的,好啦,你就是想多了,我们快跟上去吧。”说完,金拉着紫堂幻就去追赶凯莉和安莉洁。
  
  紫堂幻很想再辩驳,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有多残酷,纵然有那么多校规,恃强凌弱的现象却从来都是明目张胆的出现。
  
  金根本什么都不懂。紫堂幻脑海里充斥着这个声音。
  
  [你认为他会在意这些?]
  
  精神电流在大脑中交织,刺激某个部位,紫堂幻的意识中突然冒出了这句话。
  
  [只有弱者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你与他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紫堂幻急忙东张西望,这决不是他的意识,一定是有人对他的大脑动了手脚。
  
  只是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无视掉他的人,没看到谁可疑。
  
  
  佩利突然跳到路过的学员面前“喵——”地一声,凶神恶煞的样子把学员吓了一跳,见他是雷狮海盗团的人什么都不说赶紧闪开。
  
  “佩利,你干嘛呢?”帕洛斯走到佩利旁边。
  
  “真无聊,好想找个人干一架。”佩利摩挲双拳。表示自己现在十分想动手。
  
  帕洛斯想到今天早上雷狮一如往常地没有在,而卡米尔也反常地没有替雷狮传达任何命令诸如来集会大厅待命之类的。
  
  卡米尔今天心情非常不好,简直到了糟糕头顶的地步,这是帕洛斯确定的。
  
  或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试试卡米尔的底细。
  
  帕洛斯揪住佩利的头发,让佩利蹲低点,悄悄说了几句。
  
  “真的?”佩利不信。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帕洛斯引诱道。
  
  “好,我这就去找卡米尔。”
  
  
  心情糟糕的卡米尔阴沉着脸站在人群中,他肆无忌惮地外放精神力笼罩在大厅中,在每一个人身上搜索是否有他的精神讯息。
  
  他的大脑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却执拗地不收回精神力。
  
  雷狮若在这里绝对会阻止他这样做,以卡米尔对精神力的掌控程度,覆盖范围如此之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极限,很有可能会导致精神崩溃。
  
  但现在他不在。
  
  “卡米尔,你杵在那里干嘛呢?”佩利走过来问道。
  
  “不关你事。”卡米尔反常地冷声回答,若以往对于佩利,他还是会选择认真回答,尽管佩利可能不会听。
  
  “我觉得卡米尔,你是在找东西吧,听你的室友说,你一大早地就在翻箱倒柜地找什么,都快把宿舍掀了,也有问他们有没有摘你的盆栽上的果实。”帕洛斯把今天早上了解到的情况一一说了出来,并观察卡米尔的表情。
  
  “听他们说,你今天早上好像十分的生气。”帕洛斯继续说,佩利在一旁附和。
  
  卡米尔生气的样子真是难得,很想亲眼看到啊,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帕洛斯想着。
  
  果不其然,卡米尔眼底有了愠色,“帕洛斯,你未免管得也太宽了。”
  
  “哎呀,我是好奇嘛,一向冷静的军师大人究竟是丢了什么东西才会那么着急甚至于对自己生气呢?你说对吧,佩利?” 帕洛斯右手背到身后,悄悄捏碎了一个黑色方块。
  
  “嗯嗯,”佩利点头,“卡米尔,你丢了东西就去问呗,杵在这里有什么用啊。”
  
  佩利并不能察觉到大厅中充斥的精神力,帕洛斯感觉到了,它们在由平和慢慢转变得像雷霆一样狂暴。
  
  真是有趣,卡米尔从不让任何人包括雷狮靠近的盆栽,那棵果树到底什么来头。
  
  帕洛斯装作不经意地对佩利说起:“卡米尔好像是丢了他很宝贝的那盆盆栽的果子,佩利,你有偷吃吗?”
  
  “那东西,一看就不好吃,谁会去偷啊,垃圾。”佩利回忆了一下卡米尔的盆栽,丁点大的果子有什么值得偷的,这哪有肉好吃。
  
  “我也是这么想的。”卡米尔冷冷地盯着他们,拿出一粒龙血果,“既然如此,你们就帮我找到它吧。”
  
  卡米尔抬起手,佩利凑上前闻了闻,“一股塑料味儿,这能吃?”
  
  卡米尔看着手中变成血红色塑胶弹珠的龙血果,冷声回答:“不能,所以才还有可能把它找回来。”
  
  “树上能长出这玩意儿?”佩利挠挠头,表示自己想不通。
  
  帕洛斯盯着龙血果,脸上的震惊落入卡米尔眼中,“看来你认识这个东西。”
  
  “不,我只是觉得它有点眼熟,可能见过。”帕洛斯回过神,没有完全否认卡米尔的疑问,“这是什么?”
  
  “装饰品。”卡米尔整整自己的帽子,掩饰住一闪而过的落寞。
  
  “装饰品?想不通,算了,我先帮你找找。”佩利捏了个拳头,飞快地窜到其他人面前,凶狠地问道:“喂!有没有拿卡米尔的弹珠?”
  
  帕洛斯跟上佩利,悄悄看了一眼收起龙血果的卡米尔,低声冷笑,接着大声喊道:“佩利,别跑远了。”
  
  
  艾比揪着埃米朝大厅这儿赶,一路上一直数落他。
  
  “昨天你居然那么晚才回去,还是跟那个面瘫矮子待在一起,我有告诉过你,不准跟他太近吧,啊,不听我话了是不是?”
  
  “疼疼疼,老姐,别揪了,呆毛要掉了。”埃米呲牙。
  
  “闭嘴,我教训你你就好好听着,知不知道,把我的话听进去!”艾比放开了埃米的头发,拍拍手。
  
  “知道了知道了,离卡米尔远点就是了,可他昨天是找我帮忙啊——” 在艾比“嗯——”了一声之后,埃米阻止了自己想要继续辩解的愿望。
  
  而且,说真的,昨天发生了那件事,说不定还被一个疑似老师的人看到了,埃米现在根本不敢去和卡米尔扯上关系。
  
  反正也是要先躲躲的,暂时听老姐的也没错。埃米这样想,所以对艾比的话答应得非常爽快。
  
  见埃米有认真听,艾比十分欣慰,那个面瘫矮子有什么好的,总想勾搭自家宝贝弟弟,若不是打不过,她真想见一次就教训那个小子一次。
  
  要不,下次把安迷修也叫上?
  
  正想着,艾比瞥见安迷修居然在前面,她疑惑地叫道:“安迷修?”
  
  安迷修回过头来,见是艾比埃米,笑着打招呼:“美丽可爱的艾比小姐,以及埃米,早上好。”
  
  “早上好。”埃米友好地招手,艾比却是一个箭步窜出去了。
  
  呆毛抵上安迷修的胸膛,质问道:“我很早就提醒过你,不要让埃米和那个卡米尔待在一块儿的吗?你怎么不听话,万一他被拐走了怎么办?你赔我一个弟弟吗?!”
  
  艾比边说边气愤地戳戳戳,埃米在一旁看得很无语。“老姐你——”
  
  “闭嘴你。”艾比回头吼道。
  
  “那个艾比小姐,本质上来说这是他们自己的事,况且,卡米尔虽是雷狮海盗团的人,但他也没有到恶贯满盈的地步,都是小孩子。他们的事该由他们自己来解决的不是吗?我来插手不好吧。”安迷修徐徐后退几步,讪讪笑道。
  
  “嗯?是谁说做我们监护人的,有你这么监护的吗?哼。”
  
  “总之,他来了你要负责把他拦住知不知道。”艾比恶狠狠地说道。
  
  安迷修看了恰巧也看向他的埃米一眼,笑笑答应了下来。
  
  “好。”
  
  埃米悄悄移开视线,安迷修再看过去,看到了小男孩儿红透了的耳朵尖。
  

评论

热度(7)